桂林日常

抱着“把亏了的钱再赚回来”的心态,当天晚上

简介: 抱着“把亏了的钱再赚回来”的心态,当天晚上,罗小林又跟着老师炒了一轮黄金。

群里除了我,全是骗子罗小林发现自己被骗了。

她在一个投资群里“炒黄金”,群里有教投资的老师,有助理,有和她聊得来的朋友,还有大批赚得盆满钵满的普通群友。

而她,投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。

有人告诉她,所有收益超过7%的投资,都要留心是不是。

她很快确认,这就是个,在这个所谓的“炒金群”里,除了她,其他人都是骗子。

一个群的骗子为她打造了一个“楚门的世界”。

受害者其实也不只她一个,每一个受害者都有骗子专门为之量身定做的群。

最终,上海市局奉贤分局破获了这起网络“炒黄金”案,涉案金额近千万元。

“赚翻了”“暴涨”,这些词就像不断推进血管里的鸡血罗小林最初加进这个“金枫旗开得胜布局18群”的聊天群里,是通过“炒股专家”金枫的推荐。

她在某个名为“光波股评”的炒股公众号里看到广告,随后加上了这个叫做金枫的专家。

金枫在一个叫“非常财经”的直播平台上讲课,传授炒股技巧。

罗小林也申请了一个听课的账号,每天上午开盘前、下午收盘前,还有晚上8点左右都有课,讲课的老师除了金枫,还有一个叫赵坤的“专家”。

罗小林其实没怎么听这些课程,老师们丢出来的专业术语和理论大词儿,她听着一知半解。

群里聊天的氛围确实很好,这些来自天北的群友,似乎在很短的时间内都成了朋友,今天你晒几张刚吃到的美食,明天我聊聊办公室里的趣事。

大伙儿聊得最多的,当然还是股票和投资,时不时就有人把自己按老师指导投资赚了钱的截图发出来。

3月底,群里来了一位新老师,据说是老师赵坤的“老领导”,名叫章飞。

一大串头衔也跟着砸了进来,包括“金融博士”“华尔街操盘手”等。

大家都称章飞为“老领导”,老领导说的每个字,都从里到外透着高端范儿:“我是章飞,上周行情受中东局势缓和、朝鲜半岛出现和平转机以及美元强势反攻影响,黄金多头无力抵抗,价格持续下挫,在地缘紧张局势有所缓解、中美贸易摩擦出现转机的背景下,我们接下来的操作以稳健波动布局金字塔为主,想跟上我的布局操作的战友,收到回复。

”炒黄金市场和炒金平台的概念,就是在这个时候灌输给罗小林的。

有群友申请加她为好友,罗小林挑着比较活跃的几个通过了。

其中一个名叫“大谷海鲜”的账号算是群里的大牛,据说是姓王,因为操作好,颇有几分威望。

”比起群友们永远高涨的投资热情,罗小林总像是最谨小慎微的那个。

出于对朋友的担忧,她劝大谷海鲜谨慎些,但大谷海鲜说她想多了。

“投资自然也存在风险的,有老师们的把握,还有最近战争的影响,单边行情都能赚。

4月,赵坤也恰到好处地在群里透露,自己刚刚在黄金市场上“狠赚了一大笔”,又劝大家股市目前行情不好,最好“清仓等待”。

起初她犹豫:“我不敢,赚起来快,亏起来也是分分钟的事。

”但很快,这样的犹豫就被淹没在了一整个群的热情中。

“赚翻了”“暴涨”,这些极度吸引眼球的词,开始不断从群友、红红,以及那几位老师的头像后面蹦出来,就像不断推进她血管里的鸡血。

每一天,各种“做金赚钱”的截图和对老师的赞美,都在群里此起彼伏。

罗小林快要被这些群友的激情澎湃裹挟了,老领导和老师的用词越来越“高大上”,语气越来越斩钉截铁,群里似乎赚了大钱的群友,也越来越多。

”“正在存款,今晚跟上老师的操作。

”“我要追加80万美金,跟上老领导的大行情。

”群友纷纷响应,个个儿都显得比罗小林手笔大。

罗小林最终还是在老师们推荐的某境外炒金平台上注册了账号,了专门的App,转了3000美元进去。

每一笔交易,都要扣除50美元的手续费。

起初,她赚了2000多美元,这让她胆子大了起来。

她觉得自己好像也跟上了群友的步伐,不再是唯一没赚到钱的那个了。

没多久,赶上一轮股市的暴跌。

金枫和赵坤鼓励大家把股市里的钱都取出来,投黄金。

群里开始出现黄金市场“将要有大行情”的消息,每个人聊起这件事,都仿佛拿到了天大的和机遇,获利的截图和红包也一个又一个砸进群里。

4月19日,金枫私聊罗小林:“朋友,今晚8点半是一周一次非农大数据行情,本周我都在分析这个数据行情。

”罗小林当时的感觉就是“机会千载难逢,不跟上就是傻子”。

她正被几只跌停的股票套牢了,一时间拿不出太多资金,一咬牙,干脆跟朋友借了10万元。

当天晚上,群里的氛围就像上战场前的指挥部。

”“今晚大搞一把,明天换老婆去。

”这场老师带领下的“炒金战争”开始了,来自“华尔街操盘手”章飞的“现价多加两成仓位”的通知一轮又一轮地刷屏。

罗小林觉得又兴奋又紧张,她买了32手全仓,开始等待。

数据开始下跌了,群友们都很淡定,罗小林起初也没怎么在意,等待回升。

但很快,下跌的速度越来越快了。

群里还有人说“跟着老师放心吧”,大谷海鲜也安慰她“淡定拿着”“相信老师”,可罗小林已经不敢看盘了。

只一个晚上,她损失了8万元,这是她半年的收入。

第二天的财经课上,赵坤用着比平时大了许多音量反复强调,昨晚的指导失误,是受了某些意外数据的影响。

“有人亏了,我恨不得亏的是我自己,我心里比谁都难受。

抱着“把亏了的钱再赚回来”的心态,当天晚上,罗小林又跟着老师炒了一轮黄金。

相同的情形再次出现了,这一回,她损失了6万元。

还没等她从亏钱的打击中缓过神来,不到一个星期,金枫发了个公告,声称群里进来许多发广告和病毒链接的人,群暂时解散,回头再加大家。

投进平台里的钱,根本没进入黄金期货市场罗小林后来才知道,与她经历相似的不止自己一人。

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奉贤区,夏云也在那段时间,被所谓的“朋友”拉进了相似的群,听了同样的3位老师的课,在同样的平台上注册了炒金账户,大笔大笔亏了钱。

夏云投进去的钱更多,足足有1456591元。

到最后,她只取出来386179元,其余的100多万元“都亏掉了”。

她也忍不住开始起疑了,最让她疑惑的一点是,群里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在亏钱,其他所有人都在赚钱。

5月30日,夏云到局报了案,从表面上来看,这件事不像是,更像是一次普通的投资失败。

这些表面上天北的账号,都指向了同一个地址——广东湛江的一座写字楼。

”徐解释,6月7日凌晨,所有来到这栋楼下,分批乘坐大楼后面的电梯上到23楼,再爬3层楼梯到26楼。

在他的名下,有9张。

在这个炒金平台的数据后,奉贤发现,包括罗小林在内,所有投资者的钱进入平台后,根本就没有被投进黄金期货市场。

追查资金流向后发现,钱早早就“被分了”,显示在受害者账户里的数字,都只是根据黄金期货市场数据起落推算出的数据。

实际上,账户里那时候根本就没有钱了,只有虚假的数字。

”徐向记者解释,所谓群友们发出的赚钱截图,都是在各种虚拟投资的软件上模拟出来的画面。

就是这些关键性的证据,让基本上可以确认,“就是”。

以前也有炒黄金,“但套路没这么深,没这么戏精”几轮审讯之后,徐发现,就是这23个人,撑起了那些有几十甚至一百来人的聊天群,“有的一个人负责七八个账号”。

不同的角色由谁扮演,都列在一张表格里有的扮演老师,专门负责高谈阔论,营造权威感,尽管是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,培训几天,甩起期货、股票的专有名词来,已经头头是道,俨然是“华尔街操盘手”。

他们有培训课程和教材,专门传授“话术”。

“我了解到的客户,在平台上最后都是亏钱的。

每一笔资金进入平台,林华都能拿到5%的提成。

每个炒黄金群,实际上都只有受害者一个真实的人。

据林华解释,炒黄金实际上大概率是亏钱的,全靠员工扮演的群友营造出能赚钱的假象。

至于这个平台,庞友也是从朋友的朋友那里拿到的。

回看当初的聊天记录,罗小林就像在看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放松警惕,“滑向深渊”的。

她评论赵坤,“真是个戏精”。

“真的就像是《楚门的世界》,专门给受害人打造的。

”队施队长感慨,“以前国内也有炒黄金,但套路没这么深,没这么戏精。

”作为,施队长见过各种各样的手法。

前不久,奉贤刚破获了一起谎称帮人开发“微信小程序”,实际上什么像样产品都交不出来的案。

但像这次黄金案一样,一个群里全是骗子,只有一个受害人的情况,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。

“我们这次打掉的只是利益链上的一个点,背后其实还有很多人,需要继续挖。

为了顺藤摸瓜,队开始在类似的炒股群里“”。

施队长也加进了一个可疑的群,群里同样有着热火朝天的气氛,群友们除了聊投资,每天还会彼此打招呼,会讨论公益,世界杯期间竟然还会聊聊。

兴许是发现施队长对炒金投资的事儿油盐不进,没多久,这个群解散了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抱着“把亏了的钱再赚回来”的心态,当天晚上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桂林日常的其它文章